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

初衷

物理教學及示範研討會一直是我每年一定要去練功的地方,也因此認識了許多好朋友和各方高手,去年蒙朱慶琪老師不棄,希望我能說說自己的感想,原本以為要花上一段時間整理,沒想到半小時就完成!也許是心裡太多感觸吧!願和大家一同分享。

初衷
    2010年全國物理教學及示範研討會在掌聲中完美落幕,心中充飽了滿滿的能量,卻又有著一絲絲的不捨。在每次的研討會中,總會有老師來問我:「林宣安,你是怎麼開始想要做這些教具,並且用這樣演示實驗的方法來教書呢?」是啊!教書十多年來,一開始我也是一支粉筆、一個黑板就想打遍天下,那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調整自己的教學方式的?我很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,應該就是從2003年高雄海軍官校的那場全國物理教學及示範研討會開始說起吧。
    許多老師和我的經歷應該很像,從一開始初出社會的新鮮老師,對科學充滿興趣,對教育懷抱熱情,總希望教出的學生不是中一中,就是中女中(筆者當時任教於台中縣的偏遠學校),塞了滿滿的東西給孩子們,以為這樣他們就可以得到我的真傳,我也可以順理成章的因為最多學生上第一志願,而成為「名師」(天啊~~太可笑了!)。但事實是,當你經過了四五年的失敗後,開始放棄了,開始對這個曾經是你夢想的工作失去熱忱了,一但「老師」這個頭銜逐漸變成只是一個賺錢的工作時,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!
    2003年,高雄。我試著沉澱自己的心情,決定和老婆南下讓自己休息一下,就這樣順道參加了海官的研習,當時其實也不知道這是個研討會,只是當作一次免費的研習,順便去度假。但,兩天的活動下來,幾乎讓我在第一時間內心激動到說不出話來!「原來在臺灣的教育圈,還有這麼多老師是對教學充滿了熱忱與希望,原來物理可以不是只有公式和計算,原來我已經忘記了自己喜歡科學的那份最原始的初衷!」
    我問自己,如果老師自己都已經不喜歡自然科學了,要如何教導我們的孩子接受它?當天晚上我輾轉難眠,反覆想著我自己喜歡科學的那份最原始的初衷是什麼?答案其實馬上就浮現,卻讓我自己震撼許久~~~那就是「馬蓋先」(MacGyver)
    在研討會上,我看到了臺灣原來有這麼多馬蓋先,科學是可以被應用與被活化的,當我們真正將物理帶入生活中,才能真正讓我們的孩子接受物理,也才能真正體會科學的力量,當初我也是因為喜歡馬蓋先而選擇念科學,卻被一些無謂的瑣事忘了自己最原始的初衷,我開始找出那把幾乎已經鏽到亂七八糟的電烙鐵,試著開始製作一些可以輔助孩子們觀察與學習的教具,沒想到就這麼一頭栽下去,完全無法自拔!
    2005年,高雄。我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,試著也分享自己的作品_三原色手電筒。當自己真正站在台上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成長時,那種收穫和在台下只是接收訊息,真的讓自己更加瘋狂愛上這個研討會。在那樣的場域中,不管是大學教授、中學老師、小學老師甚至只是一個在學的學生,大家都是互相敞開心胸的學習與切磋,沒有保留,沒有藏私,只單純為了我們更優質的物理教育而努力,我開始重新熱愛科學、熱愛教書,也從學生的眼中得到了真正的回饋。
2005年,新竹,上帝的神劍。
2006年,台北,馬蓋先的炸彈。
2007年,台中,水銀開關的應用。
2008年,彰化,王建民的秘密。
2009年,台北,另類發電機。
2010年,桃園,眼球光學教具。
    歷年的研討會幾乎記錄了我自己的成長歷程,也因此認識了一群瘋狂又可愛的教授,林泰生老師、周建和老師、陳秋民老師、邱韻如老師、朱慶琪老師等等有太多太多原本我們以為會是不苟言笑、一板一眼的大學教授,原來是如此的平易近人,也因為有這些教授無私的付出,才能有這個國內最大研討會的誕生。
    現在,每年最期待的就是在暑假可以讓這群對教育充滿能量的老師,大家藉由這個研討會凝聚在一起,一起華山論劍,一起分享感動,這種內心的悸動只怕沒有到現場的人是完全無法體會的。如今,我不再只是塞了滿滿的東西給我班上的孩子,而是希望他們可以體會物理之美,如同馬蓋先說的,「我需要的不是包包裡面有什麼,而是我一路上能撿到什麼。」細細思量,這不就是研討會中一直以來的信念,與希望傳達出來的精神。
    很榮幸,我曾經參與過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為尊重網路禮儀,如有高見,請您留下大名,否則一律刪除